减肥 RSS
热门关键字:  桑达   中鲁   机关车   席娜   我啥也没看到   环球信贷集团   王艮   吃不赢   不订正   乔晶晶  
相关减肥文章
赞助商链接
广告位置
 
当前位置 : 主页 > 学习应用 >

23名美丽女孩被杀猪一样屠宰和袭击:86年豫西特大变态杀人串案-边锋集团官网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5-01 13:32 浏览:

  80年代豫西小县城突然出现一个变态狂,专门用匪夷所思的手段袭击美丽女孩。短短2年内,共有23名女性遭遇袭击,其中14人受伤,9人死亡。最可怕的是,其中有2名死者被杀后,还遭遇了杀猪一样的屠宰,被歹徒开膛破肚,现场惨不忍睹,恐怖至极。更夸张的是,这个变态狂竟然还是一个有口皆碑、表现非常出色的的年轻军官。变态狂作案的原因,至今也不明。听萨沙说一说吧。

  天已经黑了,小雨只是看到了男人的轮廓:高高瘦瘦的,面皮白白,手长脚长,短头发,穿着普通但给人感觉是比较干净,似乎不像是坏人。

  大院里人来人往,都是小雨的熟人,让女孩子有了很强的安全感。回家后,小雨也就忘了这件事,没有告诉父母。

  她听了几句,就大吃一惊。前一天晚上12点左右,哨兵在大院巡逻,看到一个形迹可疑的男人,就在小雨家楼房附近溜达。

  哨兵大声喊话,试图盘问这个男人。没想到,这男人撒腿就跑,很快就没了踪影。政府大院一侧还有个操场,那边的围墙比较矮,男人很可能从那里翻墙逃了出去。

  哨兵怀疑是个小偷,向班长汇报了。第二天一早,哨兵们就挨家挨户通知,让居民们都小心一些,防止财物被盗。

  保卫科王科长认为,这个小偷可能看小雨穿得比较好,一直盯着她回到大院。当晚,小偷爬上2楼,用刀子划开纱窗,试图入屋盗窃。此时哨兵恰好巡逻到附近,小偷见状急忙从二楼跳下来,落地后被哨兵发现。

  此事发生以后,首先是政府大院的哨兵人数增加了一倍,不分日夜的巡逻;其次是县公安局也安排了几个民警,每天派1个人值班,遇到可疑人员随时抓捕;最后是,小雨家遇到此事后,立即加装了防盗设备。家里的木门换成了金属防盗门,还分两层。家里的普通玻璃窗,也全部换成了防盗窗,有坚固的金属铁栅栏。

  不过,歹徒没有想到小雨家加装了防盗窗,自己根本就进不去。随后,丧心病狂的歹徒竟然将长刀伸了进去,在小雨脸上划了一刀。

  可是女孩子最重要的脸蛋上,多了一条深深的刀疤。在整容技术很差的当年,这几乎是没有办法治疗的。

  会不会是小雨在学校有什么追求者,因爱生恨来报复呢?或者是小雨的爸妈在机关里面得罪了什么人,对他们女儿毁容呢?

  小雨是个很乖的女孩子,又才上高中一年级,根本没有早恋情况,不存在什么追求者,也没有仇人可言。

  至于小雨的父母都没有什么实权,人缘也不错。不能说他们和同事完全没有矛盾,但绝对不至于动刀子。

  身为本校老师的母亲,在学校申请了一间平房作为临时宿舍。他们母女平时就住在这里,只有周末回家。

  母女身上都有大面积的烧伤,母亲烧伤较重,头发被烧掉大半,脸部也被烧伤,是重伤。小芳烧伤相对较轻,好在脸没有被烧到,后背和大腿都有大面积的烧伤痕迹。

  奇怪的是,歹徒一没有盗窃,二没有抢劫,三没有强奸,只是用火钳夹起两块带火的蜂窝煤,扔到母女的床上。

  至于小芳的母亲,社会关系就更简单。她是一个优秀的老师,口碑很好,作风正派,社会关系简单,也压根不存在什么仇人。

  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上面还有个哥哥,17岁的小娟单独住在一间平房内。他们家住的是祖屋,有院子和五六间平房。

  这个小姑娘比较机警,立即从床上坐起来、拉开了灯,随后差点吓死。一个高瘦的男人正在割纱窗,试图爬入屋内,手里还有一把长刀。

  小娟以为歹徒要非礼,吓得放声尖叫。歹徒却没有劫色,而是挥舞长刀对准小娟两条大腿各刺了一刀,鲜血顿时喷溅出来。

  一时间,全县闹得沸沸扬扬,家长们高度紧张。只要有女孩子的家庭,全部安装了防盗门窗,也不让女孩子独自睡一个屋,有条件的还养了狗(毕竟是县城)。

  就在大家认为事情已经过去的时候,1987年1月深夜,县政府20岁打字员小琳,意外在家中遭到袭击。

  小蕾被一刀刺中了后背要害,当场死亡。现场发现了一个解放鞋印,尺寸很大,一看就是男人。纱窗也是被用刀划开,歹徒应该是翻窗入屋,同之前的袭击案似乎有区别,毕竟死了人。

  小蕾当晚回家后,首先就去了未婚夫那里。两人一起去吃饭、逛街、亲亲我我,晚上10点多才送小蕾回家。

  歹徒本来是想将她的腰部刺伤,没想到小蕾奋力挣扎,导致这一刀刺歪了,正中要害。发现杀了人以后,歹徒也很慌乱,急忙翻窗逃走。在窗台上,歹徒留下了半个解放鞋的鞋印,以及一枚清晰的指纹。

  小蓝和丈夫因小事吵架,赌气分房睡觉。当晚,睡梦中的小蓝感到被子被拉开了。她还以为是丈夫妥协后来亲热,迷迷糊糊的没有当回事。

  见到满床都是血,丈夫顾不上追人,将小蓝背到医院急救。小蓝腰部被长刀刺伤,伤势不轻,好在并不致命(小两口为啥分床睡呢!不然也没这种事)。

  根据小蓝介绍,这个男人高高瘦瘦,年龄不大,估计20岁到25岁。有意思的是,小蓝认为这个歹徒并不是一脸猥琐或者凶恶的样子。

  第二天一大早,医院的保安照例挨个叫醒陪床的人时,发现睡在楼梯上的小宫浑身是血,已经被人杀死了。

  从歹徒第一次作案的1986年6月到1987年12月,短短1年半内先后作案7起,造成2人死亡,5人受伤。受害者唯一的共同点:全部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女工人小张被人用尖刀杀死后,竟然又被歹徒开膛破肚,内脏什么都被取出,酷似肉联厂里面的杀猪场面。

  更古怪的是,家里的墙上,还有用血写成一行文字:杀猪的大姑娘们!你们好狠呀,我真想脱下裤子,让你们把我杀了吃肉,像杀猪一样过过肉瘾。

  小青带着几个月大的女儿睡觉,丈夫则在另一个房间睡觉。歹徒可能认为家里只有一个女人,直接翻窗入屋。

  孩子太小需要不断喂奶,小青没有睡熟,听到窗户有响声就被惊醒了。女售票员平时要接触三教九流的人,见识较广。小青判断这是小偷,立即大声呼喊丈夫的名字。

  奇怪的是,明明看到小青丈夫冲来进去,歹徒就像疯了一样,对他不理不睬,而是举起长刀对准小青连刺数刀。

  从1986年6月到1988年4月,附近几个省市共有22起类似案件,共有8人被杀死,14人受伤,受害者全部是年轻漂亮的女性,从14岁到26岁不等。

  精神病专家认为,歹徒有严重的精神问题,可能是幼年受过什么巨大的刺激,对年轻女性有刻骨的仇恨。对于杀猪宰羊这种血腥场面,他又有病态的渴望。

  歹徒留下的这句话“杀猪的大姑娘们!你们好狠呀,我真想脱下裤子,让你们把我杀了吃肉,像杀猪一样过过肉瘾。”并不成逻辑,甚至有分饰两角的思维。

  也就是说,除了作案期间极为凶残变态,歹徒平时可能是个正常人,甚至是个很好的人。同时,那句“脱下裤子”“让你们把我杀了吃肉”又有明显的性变态倾向,似乎歹徒暴行也有发泄性欲的意图。奇怪的是,所有案件中的女性,没有一个遭遇过强奸甚至猥亵。

  根据销售厂家辨认,这不是普通解放鞋,而是一种解放鞋中的作训鞋,市面上是买不到的,主要装备某一个特殊的兵种。

  军队调查结果是,除了5个暂时请假回家的士兵无法调查外,全旅所有官兵都不符合这些时间点,不可能是凶手。

  王宏博平时就在就在河南那个县的驻地里服役,偶尔去特大城市出差。他的父母都是该军队在陕西教学机构的老师,父亲还是个教授,军衔不低。

  接到警方的情况通报后,专案组立即联络王宏博的家里。王宏博请假原因是弟弟结婚,自己必须回去参加。王家对此莫名其妙,王宏博弟弟刚上高三,结哪门子的婚呢?

  相比一些经常讲粗话的士兵,王宏博出身书香门第,谈吐文雅,从没有人听到他说过脏话,讲过黄段子。他的举止也温和,对于战友们都很客气,从没有惹是生非过,还乐于助人。

  由于是技术骨干,部队多次安排他出差去友邻部队技术交流。一切开销都可以报销,王宏博还是能省就省。

  在豫西特大城市出差时,王宏博为了省钱不去住招待所,睡在收费五角钱的茶社。去上海出差,他干脆睡在收费低廉的浴室。因穿着军服,民警误以为他是招摇撞骗的假军人,还将其带回派出所调查。

  他是1980年入伍的,2年后就被保送到在陕西的教学机构深造,回到部队成为技术骨干,享受副连待遇。

  奇怪的是,杀死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后,王宏博并没有逃走。他用带着女孩鲜血的刀,对准自己的胸腹部连刺9刀,自杀而死,尸体就倒在女孩身边。

  父亲常年在全国各地部队出差教学,平时几乎不在家。王宏博的母亲是个劳模,几乎天天主动值班、加班。于是,王宏博从小就被送到乡下的外公家,在这里长大。

  外公家只有外公、外婆和小姨三个人。外公外婆生育了十一个孩子(养活了九个),王宏博的母亲是老大,同小姨相差十多岁。小姨只比王宏博大几岁,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六七十年代,外公去各个村子为公家杀猪。外公杀猪有工分,还会得到一些猪的内脏、猪血之类的做报酬,比普通农民强多了。

  乡下杀猪杀牛的方法,是比较血腥的。首先将猪捆好,用尖刀捅脖子,然后大量放血。期间,猪会不断挣扎嚎叫直到断气,再被大卸八块。

  而外公杀猪时,十二三岁的小姨也去帮忙,甚至动手去捅脖子。看到猪脖子血喷溅出来,小姨不害怕,还哈哈大笑。

  1年后,王宏博被父母接回城里上中学,由此摆脱了控制欲很强的小姨。好在两人的丑事没有被别人发现,小姨也没有怀孕(两人从没做过保护措施)。

  他一方面深深自责,认为自己做出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方面唯恐此事穿帮以后,自己名誉扫地,为社会所不容。

  回忆小姨当年种种和放荡的细节,再想起母亲的冷淡和不负责任,王宏博对女人有了一种仇恨、厌恶、蔑视的强烈感情。

  1986年到1988年,王宏博在自己部队驻地附近县城,出差去的豫西特大城市,以及父母家所在的陕西城市,连续作案23起,杀死9人,伤14人,基本都是年轻女孩。

(责任编辑:边锋集团官网)

 
推荐减肥文章
赞助商链接
广告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