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 RSS
热门关键字:  桑达   中鲁   机关车   席娜   我啥也没看到   环球信贷集团   王艮   吃不赢   不订正   乔晶晶  
相关减肥文章
赞助商链接
广告位置
 
当前位置 : 主页 > 占卜求签 >

中国石油报-边锋集团官网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7-06 18:43 浏览:

  当前,减少碳排放、推动碳中和已在全球达成共识,要实现这一目标,除大规模实施可再生能源替代以及挖掘可再生能源制氢等节能降碳技术的潜力外,还需要在碳捕集与封存(CCS)上下功夫,而二氧化碳运输则是碳捕集后的二氧化碳能够安全、快捷、稳定地运往封存地点进行封存或利用的保障。

  美国是CCS技术的发源地,也是全球第一个建立CCS技术法律制度的国家。2007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马萨诸塞州诉联邦环保署”一案正式确立了美国联邦环保署负有对CCS技术进行监管的职责,联邦环保署于2010年正式将包括管道运输在内的CCS技术纳入监管范围并制定了完整的法律制度。美国油气管网管理体制改革的最大成果之一是构建了任何下游客户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志与上游油气供应商进行交易,并通过无歧视开放的油气管网运输油气。油气管道公司本身并不买卖油气,只是上下游客户之间的承运人。

  二氧化碳管道运输公共承运人制度的要求亦是如此,即使在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项目通常由上下游一体化油气企业运营的情况下,运输管道也会以财务独立核算的形式从企业内部与上游二氧化碳捕集和下游二氧化碳封存环节相区分。在美国二氧化碳管道运输监管的语境下,公共承运人制度是向所有用户开放二氧化碳运输管道,无歧视地为上游和下游客户提供二氧化碳运输服务的保障。

  我国在构建二氧化碳管道运输网络时,可以借鉴美国二氧化碳管道运输公共承运人制度并结合中国油气管网管理体制改革的成果,强调如长输油气管道、LNG接收站、地下储气库、省天然气管网、城市燃气管网等在内的油气储运各个环节基础设施,对各个二氧化碳捕集源公平、公开、无歧视地开放。

  我国的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项目目前仍处于前期试点阶段,但随着落实《巴黎协定》减排目标的日益临近,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技术作为高效减排技术在我国必将迎来高速发展。根据《中国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发展路线年,我国将建成百万吨级输送能力的陆上输送管道;至2030年,将建成具有单管200万吨输送能力的陆地长输管道;至2050年,部署多个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产业集群,推动海底管道运输技术的商业应用。

  需要注意的是,我国尚未制定有关二氧化碳管道运输的具体政策法规,这也成为制约我国CCS发展的重要瓶颈。因此,从经济、制度两方面同步发力,打通二氧化碳管道运输的“任督二脉”,对于推动CCS的产业化发展来说至关重要。

  在经济手段层面,针对二氧化碳管道运输运行中具有的自然垄断属性,应在监管中采用激励监管的手段解决信息不对称、不充分、因巨大的投入而导致缺少竞争等问题。可利用激励监管中“社会契约”这一主要手段与多项具体措施相结合的方式,以一定的政策优惠激励运营者按照监管机构的要求为社会公众提供良好的服务。

  针对因投入巨大而限制竞争的问题,可以采取“模拟市场竞争”“所有权分割”“财务分割”相结合的方式。第一种,由监管机构通过颁发特许经营许可证的方式许可少数几家运营商,根据运营者提供的成本信息,采取模拟市场定价的方法进行符合市场规律的监管,要求运营商的收费费率公正,不得存在不合理歧视,不得对特定企业提供不当优惠;第二种,考虑到取得特许经营许可证的企业均为大型一体化企业的客观情况,在拆分不会造成资源浪费的情况下,对自然垄断企业按照管道运输技术的不同环节进行拆分,经过拆分之后每个企业负责一个环节的运行;第三种,对于拆分会造成严重资源浪费的情况下,可以允许由大型一体化企业运营,但是须将自然垄断业务与其他业务在财务上相分离,进行独立核算。这三种监管方式的关系是,无论采用第二种还是第三种拆分方式,都必须适用第一种监管方式中的模拟市场竞争。

  在制度层面,首先,可以将二氧化碳管道运输纳入《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的适用范围,将管道运营商从法律层面确立为公共承运人。从公平开放基础条件、公平开放服务基本要求、运力信息公开、公平开放服务申请与受理、公平开放服务合同签订及履行等方面对我国的二氧化碳管道运输公共承运人实施监管。其次,在我国二氧化碳管道运输制度设计初始阶段就应当明确“网”“售”分离。目前我国实施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项目的企业大多是一体化油气企业,仍然使用槽车运输二氧化碳,考虑到未来修建二氧化碳管道网络后可能由一体化油气企业运营的情形,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加以优化。

  第一,将二氧化碳运输管网设施在一体化油气企业内部单独核算。明确规定二氧化碳管道运输环节必须与二氧化碳捕集、封存环节在业务上分开,即保持一体化油气企业的构架,但在内部实现二氧化碳管道运输公司财务方面单独核算。第二,将二氧化碳运输管网设施与一体化油气企业相互独立。建议将二氧化碳运输管网设施纳入各管道运营公司的业务范围,由各管道运营公司参照天然气管道的运营模式修建和运营二氧化碳运输管道。

  (王涛供职于西北工业大学全球治理国际研究中心,姜勇供职于中国石油天然气销售分公司)

(责任编辑:边锋集团官网)

 
推荐减肥文章
赞助商链接
广告位置